女裤求变女装,郑州服装企业5年蛰伏后如何竞演

“豫发·郑州国际时装周×郑州国际时尚文化周”(下称郑州时装周)开幕在即,郑州服企倾巢而动。

这场“大秀”历时5年终于落地,由一人的呼唤演变为集体的呐喊。而过往,“郑州女裤变郑州女装”的行业梦想,也经历了高亢、顿挫、彷徨,或至今日的拨云见日。

营收十亿级别企业的出现、O2O新零售的初构、数字产业化的问道,正是时下郑州服企驱动系统化升级、履新自驱力的缩影。而“比肩广州、杭州、深圳”,则是它们在蛰伏后对再造“郑州时尚”话语权的渴望。

续梦:女裤不是郑州服装的特色,原创力与新零售才是

时下,郑州时装周这场“大秀”的所有参演企业正紧张操作筹备中。这包括“台上”演出,如数十家品牌的“走秀会”、“设计师大赛”等诸。同时,也暗藏着各路诸侯在综合禀赋与竞争力上的“表演”,这是“台下”的较量。

不同于台上的热闹,台下的表演是给业内与市场看的。

首先,郑州服装业诞生了首个“十亿”级企业,是时装周向国内业界传递的第一个重要信息。

郑州云顶服饰有限公司,这个名字或许令消费者陌生,但提到逸阳女裤,则是国内该品类线上、线下双渠道市场的头角儿。

不只是女裤,近些年,郑州云顶服饰有限公司(下称逸阳)的女装在国内同业中也表现不俗。而这些,更多地反映在其线上市场释放出的强劲竞争力。据逸阳电商运营中心CEO李东明介绍,截至2017年,该公司产品在线上市场销售规模为6.2亿元,至此,逸阳实现了线上、线下双渠道销售规模的持平。

“一河南服企在线上、线下市场双渠道上实现销售持平”,令国内同业者惊讶的一个主要原因是,传统品牌偏重线下、“淘品牌”(由网端市场发展的品牌)停留线上,仍是当前国内服装行业的常态。因而,当逸阳玩转线上、线下的不同消费客群,即意味着它的产品研发、销售及服务体系都具备了充分的柔性,具有更强的对抗单一渠道的风险能力。同时,逸阳凭此禀赋或加速O2O模式实践,在下一个5年,实现从渠道竞争力到客群竞争力的迭代。

O2O模式的“探路者”不只有逸阳。事实上,双渠道拓展早已是郑州规模化服企的标配,不同的是它们选择的路径,以及不断对产品方案、业务模式进行的创新。

烟花烫,是郑州服装圈为数不多的“淘品牌”。2009年,它由郑州画眉服装设计有限公司(下称烟花烫)初创,依托线上市场成长,销售规模迄今已至3亿元。

“推出品牌实体店运营方案”,即是烟花烫合伙创始人陈黎明时下构思的新方略。同时,他对既有电商运营团队与生产服务体系颇有自信。2016年,阿里巴巴评出“首届十佳数据先锋商家”,烟花烫电商团队凭借对大数据的有效运用闯入“十佳”。

陈黎明萌生了一个新计划:将电商团队与生产服务体系塑造为独立公司,承接业内电商渠道代运营及代加工业务。

“郑州服装产业日渐做强,这会对国内的独立设计师群体、品牌运营商形成虹吸效应。”这是陈黎明发现的市场机会。而电商渠道托管、柔性服务制造工厂两项业务,将为中小企业或设计师解决线上渠道代运营与订单生产,由此,丰富郑州服装生态圈的功能。

不过,相比探路O2O模式及新业务的开拓,郑州服装业的整体崛起,在多品牌化的驾驭、实战中体现得更多。

黛玛诗(北京黛玛诗服饰有限公司),这家由河南人在2010年原创的品牌,如今已是国内中高端购物中心不可或缺的“贵客”,年销售规模约5亿元。今年上半年,两个设计师姐妹将企业领地拓展至深圳,推出了系列少女装新品牌Chichy。

“在深圳拓展Chichy,是公司对国际化资源体系提档升级的关键。这包括设计师、品牌运营团队等。”黛玛诗设计总监Monica称,当前,90后、00后作为市场主力消费群,对服装产地标签的认知越来越低。但同时,他们对个人风格的坚持,以及对产品时尚度、性价比的要求越来越高。

这意味着,河南服装企业无需再寻找“时髦注册地”,而可以尝试着驾驭全球服装产业供应链,用心考虑“如何对目标消费者构建实时满足的产品与服务供应体系”。

不甘:“女裤求变女装”,一字之别令郑州服装5年蛰伏

一次郑州服装业对国内同业者、市场的集体发声,是郑州国际时装周活动被创建的初始点。而这背后,更裹挟着郑州服企的一个共同利益:打响郑州女装。

这句口号并不陌生。

友情链接: 明星绯闻网  诺达软件  LG博客  洛鹏律所  希力药业  医度网  探球网  洛阳机械  中世普为生物  恩施青年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