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白领1年买百余条牛仔裤花3万多 月薪仅5000元

抱着妈妈林琳琳闲置在家的衣服和鞋子,儿子很惊讶。记者李冀摄

抱着妈妈林琳琳闲置在家的衣服和鞋子,儿子很惊讶。记者李冀摄

满是衣服

满是衣服

  “双11”来临不受蛊惑才得真实惠

  “女人,从女孩起就想做购物狂。”《天生购物狂》里经典台词说出了现代都市白领的心声,工作辛苦、被上司骂、分手了、和好了、感觉差、天气阴等都成为女性消费的理由。“买件新的远比在家找件容易”,因为家中衣橱早已爆仓,自己都记不清有哪些单品。不要认为这些爆仓的衣橱属于富豪级女性,实际上她们更多属于小职员,挤地铁乘公交、吃泡面啃馒头、住格子间,即使这样也要天天穿新衣,周周去“血拼”。现如今一些潮男也追随她们,成为名副其实的“消费控”。

  “就算是千足虫也穿不完这么多鞋子,就算是蜈蚣也用不了这么多裤子,明知如此还是控制不住会不断购买。”衣橱的门随时有被撑开的危险,睡到半夜衣服就能挤出衣橱从天而降,晾晒的横杆衣架上挂满了一年四季的衣服,无论穿哪件出门都要先整烫才能上身。“消费控”们的“格言”是:消费不一定开心,不消费一定不开心。

  记者李冀 实习生韩瑞

  上瘾型:

  一年买百条牛仔裤

  衣橱爆仓是很多都市白领的共同遭遇,家住江汉二路南京路,今年31岁的朱小姐就是其中一位,月入5000多元,其中60%以上投入到形象建设中,1年买了100多条牛仔裤,相当于每三天就会买一条,价格从60元到1500元的都有,以均价300元计算,至少要花去3万元。

  “在下定决心整理衣橱的时候,才发现衣橱里会有两三条同款的裤子,因为实在太多,不记得自己曾经买过。”朱小姐说,这些牛仔裤半数以上没摘吊牌,有时正价买了一条,数周后打对折,会忍不住再买条同款不同色或细节差异的“补仓”以拉平均价,很留恋购买时开心的感觉,心里很舒服。

  解药:做次彻底整理,看究竟有多少衣服,然后分类,每天换一套不同的衣服,然后自己清洗,这样既能体会到自己的衣服确实太多了,又能发现很多衣服款式相同,完全没有价值。

  第二步,挑选出最喜欢的衣服,把剩下的按新旧程度分类,少量可赠送他人,余下的可在网上转手,如果量大,就寄售在二手服装店,这时你会发现一件衣服能卖出原价50%的就算很不错了,这样你就能知道想要卖出件衣服是多么不容易。

  第三步,向亲朋好友宣誓要节制消费,并请他们监督,每月只能买一件衣服,金额不超过500元,想买贵的衣服就必须存额度,半年不买,才能有份额买件好点的。

  狂热型:

  高跟鞋穿不了也买

  家住青山区钢都花园,今年28岁的薇薇安也有相同遭遇,她坦言特别爱买鞋,尤其鞋跟在8~14厘米的,“恨天高”式的超高跟鞋,实际上她1.64米的身高用不着那么高的鞋子,而且不算轻的体重和忙碌的工作根本不适合这样的时装鞋,但她却还在不断地买。

  薇薇安说,就算每天换一双鞋,也够穿大半年的,但平时都是穿平底鞋,很多完美的高跟鞋一次都没穿,因放久了有些都开裂了,看着那些梦幻感觉的高跟鞋,穿上它们感觉自己像个公主,虽然不实用,但能获得极大的心理满足。

  解药:把所有的鞋全拿出来,放在客厅展览,会发现客厅的面积确实太小了,乍一看感觉是鞋店。而后选取10双最具代表性的超高跟鞋,穿上它们勇敢的走出家门,挤地铁乘公交,你会迅速感到“痛苦”,购买时的公主梦会被残酷的现实击碎。

  “咯噔、咯噔、咯噔”的高跟鞋声会成为安静办公室的焦点,打扰到辛勤工作同事的尴尬不言而喻,午休时,同事们都去逛街吃饭,而基本残了的你只能在办公室发呆,等待大家带回的食品充饥。

  经过这样的体验,相信脑海中无论对高跟鞋有多么美好的憧憬,此时都不再会去买这些让人“痛不欲生”的梦幻鞋了。

  绝望型:

  不买就会寝食难安

  买还是不买,这是个问题,羊绒衫已很多了,但总觉得没衣服穿。35岁的林琳琳,家住北湖,是公司小中层,和所有女人一样爱买衣服特爱羊绒衫,从街边编织店的甩货到名品万元羊绒衫都收入囊中,颜色以黑灰为主,乍一看基本没区别,有时同款羊绒衫,她会将所有颜色全部买下。